bobapp官网(中国)科技有限公司
生物科技行业的脖子“卡”在哪了?

  这两日,相信大部分朋友都看到了药明生物被列入美国未核实名单(Unverified List, UVL, 意味着从美国出口商那里获取产品实施新的限制,并要求与这些中国公司做生意的美国公司进行额外的尽职调查)并因此引发股价大跌了(最高跌幅达31%),甚至其它未被列入名单的CXO企业们也未能幸免。该消息一度导致药明生物(02269)停牌,公司也紧急在官微发布声明,表示该事件的影响有限,且公司已准备与美国商务部谈判。

  这一事件又再一次为我们敲响了卡脖子技术与供应链安全的警钟,国产替代势在必行且愈加紧迫。自2021年来,受中美贸易战和全球新冠疫情双重影响,生物医药和生命科学行业上游产业和供应链问题受到空前的关注。

  2021年7月,上海发布《上海市先进制造业发展“十四五”规划》,明确提出推进关键原材料、高端原辅料、重要制药设备及耗材、精密科研仪器等装备和材料的研发创新。2022年1月30日,工信部等9个部门联合发布了《“十四五”医药工业发展规划》,全篇16次强调供应链问题,要求实现“供应链稳定可控”。

  2021年6月,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、中国统计学会副会长、国家统计局原总经济师姚景源先生发表演说时,就指出——哪里被“卡脖子”,哪里就有投资机遇。以下这两个事实也证实了这一点。

  2021年6月,纯化填料企业纳微科技科创板IPO,当日涨幅1274%,成为过去18年A股之最。

  2021年7月,义翘神州创业板IPO,发行价292.92元/股,刷新A股最高发行价纪录。

  所谓“卡脖子”,用来指代中国目前在许多关键核心技术领域依赖发达国家的现状,如光刻机、操作系统等这些是早已被人们熟悉的卡脖子领域。国家“十四五规划和2035远景目标纲要中也针对卡脖子问题强调了科技创新的战略意义。

  生物科技行业面临诸多卡脖子问题,然而,生物科技行业星辰大海,“卡脖子”的细分领域是非常多的。比如,细胞培养基(具体又有很多细分品类)、生物工艺设备耗材(如一次性生物反应器、纯化填料、过滤膜包等),更不用说这些领域的上游原材料了,比如膜材、高分子树脂等。一个典型的例子,杜邦的”Tyvek“(特卫强)材料卡脖子的话,就足以让很多无菌药品生产无法进行。

  以上仅是抛砖引玉,大家一起来说说你们正面临的、或认为存在的,生物科技行业的卡脖子都”卡“在哪些细分领域或产品吧!bob官方体育app